土蝼

本命东方爱,专注爱all爱

P1百合(???)群嗨
P2双爱,爱娘和爱爷是并蒂莲所化的妖精,但两人性格却迥乎不同。爱爷在外作恶多端,爱娘狠心封印兄长,谁知百年后竟遇到一个与爱爷相似面孔的男人向她搭讪——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是阴谋🌚)爱爷是否会改过自新,迷途知返?(不会的,他还是会偷偷干坏事的🌚)禁忌的爱局里,爱娘会中他的计吗?(Humm,看我心情咯🌚)

【还山记】
在四处征战过程中,一直严格控制荷鲁斯的饮食以避免他生病的爱发现荷鲁斯在偷偷喝酒后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和被抓个现行后任打任骂的荷鲁斯。【妈妈发现未成年的儿子在偷喝酒.jpg】

【还山记】梗概
荷鲁斯的祖先是逃亡的前朝贵族,被迫逃进深山,但管理这片区域的人面鸟身神(出自山海经)爱要求他们与自己签订契约,爱提出,她可以把她管理的九座山中的5座山借给他们居住500年,但500年后,所有人类必须要全部离开这里,这样她才会容纳他们。先人答应了,东方爱就在他们脸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眼睛纹身,这个纹身会传给后代,方便她日后找到他们的后人兑现诺言。
500年后,爱化身成一个美丽的黑发女性人类,又化名为东方爱下山来找人兑现诺言了。 可当她找遍全城后,却惊讶地发现那个前朝贵族建立的城镇里,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有纹身。仔细一问才知道,早在100年前,当朝皇帝的军队就找到了这里,已经把绝大部分荷家人都杀光了,还活着的几个人都发配边疆了;现在住在这里的已经是其他家族的人了。
爱又去找现在的官府,击鼓升堂,自称山神使者,又当众诉说了500年前的故事,希望县官和各位村民能兑现山神和人类的诺言,但是围观的众百姓和县官都说,和山神签订契约的是荷家人,要履行契约的是荷家人才对,和我们没关系呀。爱觉得他们说的有理,便说,那我给你们十年时间和满满十轿的银子换你们离开,如何?县官和村民们听了觉得爱是在痴人说梦,都调笑说不够,远远不够!爱娘好歹是统管九座山的山神,看出了众人的心思,于是变出一块刻着“山神”的紫玉牌以证明身份,接着对众人说,那二十年,十轿银子,十轿金子可否?人们觉得更好笑了,心里早已是小鹿乱撞,他们换了一副严肃的模样叹了口气说,不够,还是不够!爱娘耐着性子又说,那三十年,十轿金十轿银,再加十轿美玉总该足够了吧?
人们窃窃私语了好一会儿;最终县官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说:不够,还是不够!村民们也赶快附和着,对,不够,还要再多点! 爱娘勃然大怒,对镇长和围观的众村民们吼道:汝如此贪得无厌,那就休怪吾无情无义!说罢,便推开嘲笑她的众人走了。
突然街上一阵骚动,人们都惊叫着四处逃窜,“是土匪!土匪来了!” 爱太过失落,导致精神恍惚,就糊里糊涂地被抓走了。
这下子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白白丢了5座山吗?我还怎么有脸当山神啊……正当爱心乱如麻时,一个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说你呢,抬起头来。” “哎~你斯文一点嘛,别对女孩子这么粗鲁。” 另一个男声笑嘻嘻地说到。
眼前的黑发瘦弱女子恹恹地抬起头,平静地像死水一般的眼睛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杀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这是荷鲁斯视角;爱其实只是无精打采地抬头看了一眼而已。)
原来,不知不觉她和其他人质已经被抓到山上去了。她发觉眼前说话的两个男人正是土匪的大当家和二当家。爱这时才细细打量了两人一番,她发现那个红头发的脸上居然有一个纹身。
只可惜,那不属于她……至于紫头发的那个,脸上带着一个金面具实在看不清。可那金面具看着是那么眼熟……就像……就像那个多年前荷家首领带的那个!
“看你又呆又愣的模样,真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就让你做我的贴身丫环,省得做其他苦力活给累死了。”那个紫发男人又不耐烦地发话了。 爱听了一愣,又惊又喜,心想:这真是个天赐的机会让自己来试探他是不是荷家人啊!于是就保留人形留下来了。
到了这天下午天气最热的时候, 她想借口帮这个大当家沐浴更衣来偷看他的面容,却被发现这个大当家实在是接地气的很,竟然和全山寨的兄弟一起在湖里洗澡,她实在没机会接近。 她只好打算晚上等他睡着了再去偷看了。
谁知这大当家竟有夜盲症,哪怕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得他暴起伤人,爱没想到这点,果然被袭击了,只好和他打上一架。
两人从深夜打到黎明都不分胜负,最后在日出之时,爱险胜一招,踢掉了他的面具。 在暖融融的金光下,爱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一个黑色的小眼睛纹身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爱的眼前。
爱忍不住高兴的笑了。
而从荷鲁斯的视角来看是:他兴奋地猜了一整夜的这个能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在这一夜的拳脚相交中,他早已把对方视作知己,也许……他甚至能邀请这个强大的神秘人加入自己的复仇军队!就当他欣喜若狂地看着自己的视野渐渐在初升的太阳中明亮时,一个美丽的紫发女人的脸深深刻在了他的眼里。
清晨的微风撩起她的飘逸的紫罗兰色短发,暖融融的金光在她水润的眼睛里流动,紫色的眼睛像繁星点点的夜空,令人怎么也看不够,脸上撒着一层薄薄的、毛茸茸的金粉,那樱色的薄唇,那犹抱琵琶半遮面般露出的皓齿,那绝世的笑容真是倾国倾城!她身披五色羽毛,佩戴着许多亮晶晶的精美银饰和玉石。那是爱黑色的头发和身上的人类衣服在阳光中燃烧褪尽后原本的山神模样。荷鲁斯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奇异美人,惊讶极了。
恢复正体的爱刚想开口解释前因后果,荷鲁斯就默默地攥住了她的手,深沉地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你打败了我,”
“所以……”
“我的人今天就是你的了///////”用极快的语速说完最后一句话,荷鲁斯就掩着面用轻功逃的无影无踪了。 “诶……汝等等呀……!”爱想叫住他却早已来不及,她一脸震惊地喃喃自语道,“吾……吾没想要汝啊……”吾只是想要回吾的山……
然后爱只好心情复杂地回山寨里端端正正地坐着等荷鲁斯回来。
山寨里其他人昨天晚上都听到动静了,还以为是两人在不可描述,于是都用一种“你居然能撑得住,厉害厉害”的欣慰眼神看着她。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荷鲁斯终于冷静回来了。 爱急匆匆地上去就强硬地拉着荷鲁斯就向他房间去,而荷鲁斯一副半推半就的模样被她拉进房间还羞红了脸小声道:“别这么心急嘛……”留下吃瓜洛基和其他山寨众人一脸懵逼。(众人:你俩是什么鬼状况?!)
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向荷鲁斯解释了来龙去脉后, 荷鲁斯的表情也终于渐渐正经了起来。 荷鲁斯郑重地表示自己作为最后的荷家人愿意履行诺言,只是现在他被当朝皇帝皇帝追杀,只能在这山上靠抢劫渡日,根本不可能控制镇上所有人的去留。 “不瞒您说,我们荷家这几百年都在养精蓄锐,都盼着有朝一日能打回去。其实这些跟着我的人也不是土匪,都是我秘密培养的训练有素的荷家军,如果山神您能助我一臂之力帮我荷家重夺镇子,等荷家重新掌控大权,那我就可以履行诺言了,我甚至还能再给您多几座山!” 爱叹了口气说,山神管理的土地都是天定的,谁也改不了,她只想要回自己原来的土地罢了。爱向来对人类的纷争不感兴趣,但为了夺回自己的领地,她也只好同意了荷鲁斯的提议。
“但,荷某还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呵呵,但说无妨。”
“既然山神您如此神通,何不直接用神力赶走那些人?”
“用神力干扰凡世,必然会导致伤亡;而吾曾立誓,绝不亲手伤害吾管理土地上的任何生灵。”(这里设定爱是一个曾被人类欺骗因而对人类没什么好感,但对其他生灵十分尊重和爱护的山神,也就是说爱怕弄个地震什么的会伤害的小花小草,她想用“和平”一点的方式:让人类来赶走人类,这样她付出代价比较小,反正要死死人类不死自家人)
荷鲁斯也不是傻,他听出爱要借刀杀人就忽悠爱说,就目前他的兵力要重夺城镇还需要与他人联盟,于是就拖着爱和他们一起先往别的地方打仗去了。后来发生各种各样的事,荷鲁斯就成功把爱“哄”去和他征服天下了。
(从外人的角度看就是前朝贵族狼子野心,装神弄鬼顶着山神旗号搞造反)
两人一路上经常相互切磋武艺,互相帮助,建立了珍贵的友谊。(然后荷鲁斯单方面把友谊升华为爱情了。爱:吾把你当兄弟,汝却想上吾?!)
有两个结局,一个是he(荷鲁斯造反成功,爱也拿回了她的山,荷鲁斯尽管坐拥天下,但还是觉得两人身份悬殊,而且一路杀来他深深意识到自己杀孽太重不能回头,他不愿因为自己的奢望把爱拖入俗世,所以一辈子也没敢对爱表明心意,当了一辈子她的“知己”。爱对荷鲁斯的心意有所察觉,但却保持沉默。)
(千年前她也像这样辅佐过一位君王,那位君王也爱慕过她,对她许下山盟海誓说自己的娘子这辈子只有她一个。爱被他打动,便和那位君王约定,你若要真要娶我,那就18年后再来我的山下吧,那时我便能嫁给你。帝王答应了。她赶紧满心欢喜投胎转世为人,却终其一生也没等到帝王重来。)【此处是以西王母与穆天子的故事为原型的明爱】
(爱偶尔化作人类模样与荷鲁斯相聚,两人把酒言欢,彻夜长谈;待到日出,爱便趁荷鲁斯熟睡时悄然离去,只留下一根紫色的羽毛。荷鲁斯把每根羽毛都偷偷珍藏,心中郁结时便拿出来抚弄,睹物思人。两人最终也算是相伴一生)
另一个是be(荷鲁斯战死,爱虽然心中伤痛但无意继续替他征战,她把幸存的荷家军解散了,又给了他们山中的金银让他们去逃命,独自带着荷鲁斯的尸体回山安葬;至于那5座山,只好又延期收回了……)【怎么两个都像be呢??】
关于洛基的标记,设定是他本出生于帝王家,和托尔是兄弟,然后因为不祥被抛弃了。心中怨恨,便和邪魔签订契约,他得到了邪魔的智慧和力量,但条件是日后一定要杀掉自己所有亲人,否则邪魔的力量就会吞噬他,于是洛基也有了一个印记。(洛基在这个故事里发展大概是:因为和荷鲁斯目标相同就加入了荷鲁斯的阵营,刚开始对爱很有好感,但听到爱是山神后,内心很是憎恶她。但表面上却装的很友好,憎恨是因为他觉得神给自己安排的命运太不公平,所以才恨所有的神。后面渐渐了解了爱,也就渐渐放下了对爱的偏见,对爱敞开心扉,成为了爱的闺蜜【x】后来他被爱点化,放下了对家族的执念,放下了要杀自己的家人的念头;然后就被邪魔吞噬,与那个邪魔合为一体了,变成身体是洛基的身体,但灵魂却是那个邪魔了。这个邪魔的目的就是要杀掉洛基这个家族的人,很久很久以前,这个邪魔也曾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驱魔师;后来他和自己的哥哥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选择嫁给了他哥哥,他因此因妒成魔,自称邪神,后来被兄长忍痛封印在封魔盒中。于是数百年后,封魔盒力量减弱,他的一个分身侥幸逃出盒子,找上了兄长的后代之一——洛基。后来尽管这个邪魔再度被爱收服点化,但洛基的灵魂已经回不来了。这个邪魔与爱签订契约,发誓一辈子都在爱的身边,愿意听从爱的命令行事,利用自己千年的智慧辅佐荷鲁斯治理天下,以保天下太平。)【有点诡异的洛爱be初爱he啊??】【我不管反正我是冷cp爱好者】

山海经记梗(二) 驳杜 中曲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驳,是食虎豹,可以御兵。 【译文】中曲山,山中有一种野兽,形状像普通的马却长着白身子和黑尾巴,一只角,老虎的牙齿和爪子,发出的声音如同击鼓的响声,名称是驳,是能吃老虎和豹子的,饲养它可以避战争。 驳杜与梁渠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也是驳杜先认识的氐人爱,后来曾经和梁渠伊争论过氐人爱的归属问题,不过两人很快就达成共识,只要氐人爱能过得幸福就好。这两人的脑回路都很清奇,都喜欢披着美女的皮囊来讨氐人爱的欢心。
因为正好是和梁渠伊相互抵消的能力,所以每次梁渠伊(为了氐人爱)出世,必然有驳杜的陪伴(不让梁渠伊有机会和氐人爱独处),避免让梁渠伊的能力过分影响人间。 不过在氐人爱被东神国皇帝掳走之后,这两人想惩罚人族的想法是一致的。 不过,最后氐人爱还是请驳杜了驱散了梁渠伊召来的战争,东神国才得以幸存。

山海经记梗(一)

伊爱
氐人爱,
“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
(东方爱独自居住在一条河中,因为儿时贪玩被人类拐走,被当做展品带到四处展示,过了好些年,才侥幸逃脱,却已不记得回家的路了。)
梁渠伊
梁渠和山猫相似,有着虎一样的爪子,脑袋是白色的。
“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
它出现在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会有大的战事发生。
“见则其国有大兵”
(伊邪那美每次化作人形来见小爱时,都会披着人类美女的皮,尽管他本是雄性。 )
皇帝赵
人族,东神国皇帝

皇帝赵在建木林中迷路时,竟偶然窥见了一名黛紫色长发的姑娘在河中洗澡。
正当他看的入迷时,突然,一条巨大的鱼尾浮出了水面!还拍起了一大片晶莹的水花。
他清楚地看到,少女惬意地抚摸着那条连接在自己身上的鱼尾,鱼尾上的鳞片在蜂蜜般透彻金黄的阳光照射下,反射着紫色的金属光泽。
他忍不住轻轻惊叹一声,那姑娘原本柔软的动作就立刻僵硬住了,他心中暗叫不好,立刻拔腿就跑。
只听身后紧接着就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娇嗔道:“是谁在那里?!”
紧接着,皇帝赵的后脑勺就袭来一阵钝痛——一块鹅卵石准确无误、狠狠地砸中了自己的脑袋。
回宫后,皇帝赵对这个氐人久久不能忘怀。于是,他就派人把她抓了回来,将她养在皇宫的池塘里,每天都将大把的金银珠宝撒入池中以讨其欢心。
但氐人爱并不领情,她并没有认出皇帝赵。她对皇帝赵说,她一心只想回到家乡和朋友们的身边,但皇帝赵却不同意。
于是,她只好每天都闷闷不乐地沉在水底,不出来见皇帝赵。
氐人爱的暗恋者——梁渠伊,听说了心上人被东神国皇帝掳走的消息,大发雷霆。
尽管之后救出了氐人爱,但梁渠伊心中的怒火还是不能平息,梁渠伊决定给这个自大的皇帝和他的国家一个教训——用一场惨烈异常的战争。
好在最终皇帝赵还是力挽狂澜,勉强保住这个国家。但他从此再也没有下令抓回那条氐人了。

后来几百年,都有很多人想带走氐人爱,不过,那些付诸行动的家伙的国家,很快就会被像风暴一样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并摧毁。最后,再也没有人敢提起这位美若天仙的氐人了。